F1中國大獎賽上海站

當前位置: 主頁 > F1車手新聞 >

舒馬赫醒了?外媒透露車王康復細節

作者:Racingchina來源:http://www.wmhqjn.live點擊:
據英國《每日郵報》報道稱:舒馬赫并沒有臥床不起,也不是靠輸液維持生命。舒馬赫接受著最為精心的看護和治療,預計每周的費用超過5萬英鎊。(原文:However, Sportsmail understands that he is not bed-ridden。 Nor is he existing on tubes。 Yet it is believed he is receiving extensive nursing and therapy care, which has been estimated to cost more than £50,000 a week。)
 
 
    在一個晴朗的冬日,舒馬赫家坐落于梅里伯爾價值5000萬英鎊的豪宅可以一覽無余,但舒馬赫的信息仍然被牢牢地隱藏于其中。12月29日是舒馬赫遭遇嚴重滑雪事故5周年。
 
  5年前在法國阿爾卑斯山的梅里伯爾滑雪時,舒馬赫遭遇意外,頭部撞上了石頭。舒馬赫的太太--1995年與舒馬赫結婚的科琳娜堅持對車王的健康狀況嚴格保密,同時也對舒馬赫的朋友們提出了要求。朋友們一直都守口如瓶,如果說了,他們就不再是舒馬赫家庭的朋友。舒馬赫的宅第周圍非常安靜,你只能聽得到舒馬赫家隔壁的高爾夫球俱樂部時不時傳來聲響,但本地人中幾乎沒有人知道他們的小鎮--一座坐落在日內瓦和洛桑之間,人口只有1.3萬人--這里住著這位正在接受醫療的超級巨星。
 
  但來自德國波恩,經常造訪瑞士的羅爾夫(舒馬赫的父親)確認邁克爾-舒馬赫現在正住在這幢房子里。這也打破了舒馬赫已經被科琳娜轉移至美國一家腦科醫院的傳言,至少現在看起來是這樣的。
 

 
 
 
5年已逝:F1也已今非昔比
 
  自從5年之前的那次事故之后,盡管梅里伯爾的日出還是那樣熟悉,但F1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漢密爾頓已經打破了舒馬赫保持的桿位記錄,目前漢密爾頓以83個桿位的紀錄面對著舒馬赫的68桿,但舒馬赫91個分站賽冠軍的紀錄,仍然領先漢密爾頓18個。七次世界總冠軍的紀錄也力壓漢密爾頓的5個世界冠軍。
 
  舒馬赫的狂熱粉絲之一,也是車王欽點的接班人塞巴斯蒂安-維特爾已經轉會到法拉利,但是還沒有為自己增加一個世界冠軍的獎杯,維特爾委婉地拒絕了我們關于是否去拜訪過這位備受尊敬的英雄的詢問,一位非常注重隱私的人同樣也承認他人的隱私應當受到保護。
 
  麥克斯-維斯塔潘在孩提時代曾與舒馬赫一起度假,這得益于他的父親--約-維斯塔潘,老維斯塔潘曾經是舒馬赫的隊友、對手也是朋友。而麥克斯可能將是下一位潛在賽道之星。在賽道上維斯塔潘的兇猛駕駛屢屢遭受對手的指責,這與當初對舒馬赫駕駛風格的批評如出一轍。
 
  邁克爾-舒馬赫的兒子米克-舒馬赫,在他14歲的時候他的父親遭遇了嚴重的外傷,如今這位年輕的舒馬赫在獲得F3冠軍之后,與普利馬車隊簽約參加明年的F2。米克-舒馬赫的未來也是確定的,他將在梅賽德斯或者法拉利的F1之間進行選擇。
 
  “我的父親曾經問過我,到底是希望將賽車作為職業還是作為娛樂和愛好,我當然說,是作為職業,”米克-舒馬赫說到,“我總是將自己與最好的標準進行比較,我的父親是最好的,也是我的偶像。如果我能與他相比,我會感到高興,很多世界冠軍將他們自己與我的父親進行比較。即便卡丁車賽道已經關閉了,但只要我們去,他們也會讓我開上幾圈。這是我經歷過的最好的時光。”但與邁克爾舒馬赫的職業生涯相比,米克-舒馬赫的職業發展是比較緩慢的。
 
 

 
 
5年已逝:舒馬赫的健康狀況如何?
 
  據英國《每日郵報》報道稱:舒馬赫并沒有臥床不起,也不是靠輸液維持生命。舒馬赫接受著最為精心的看護和治療,預計每周的費用超過5萬英鎊。(原文:However, Sportsmail understands that he is not bed-ridden。 Nor is he existing on tubes。 Yet it is believed he is receiving extensive nursing and therapy care, which has been estimated to cost more than £50,000 a week。)現在能夠透露的是,舒馬赫和全家住在自己的房子里而不是像有些媒體報道的居住在特地為他的恢復而建造醫療設施內。事實上,舒馬赫房子的建造工作在舒馬赫受傷之前便開始了,而新建的小別墅原本是為舒馬赫的父親準備的。
 
  除了2016年舒馬赫的德國律師菲利西斯-戴姆(Felix Damm)在漢堡的法庭上確認這位世界冠軍無法行走之外,沒有關于舒馬赫的新的健康狀況的披露。
 
  曾經有一次泄密被挫敗,但是產生了悲劇效果。2014年,舒馬赫被從接受治療的法國格勒諾布爾大學醫院轉移至洛桑大學醫院。有一些關于舒馬赫的醫療記錄被盜,并以4萬英鎊的價格向媒體兜售。涉嫌盜竊記錄的人來自承擔轉運舒馬赫的醫療公司,此人隨后被捕。
 
  “我們無話可說也被深深震驚,”舒馬赫家庭的發言人,也是車王經紀人薩賓-科姆對記者表示,第二年,一張被一位“朋友”拍攝于家中的舒馬赫照片被索價100萬英鎊,德國檢察官稱之為“侵犯了他的私生活”并違反了隱私保護的法律,這張照片也從未被公開過。
 
  不過近期我們有機會通過一位主教的描述來了解舒馬赫的生活。這位主教與羅馬教廷的兩位教皇關系非常密切:喬治-甘斯維博士現在擔任教皇方濟各家庭教團長官和已經退休的本篤十六世教皇的秘書。前法拉利車隊領隊,現國際汽聯主席讓-托德曾經詢問兩位主教是否愿意拜訪舒馬赫的家庭。2016年甘斯維接受了讓-托德的邀請拜訪了舒馬赫。
 
  最近接受德國《圖片報》采訪時,甘斯維透露:“我開始與科琳娜-舒馬赫和她的母親進行了交談,接著一位醫生將舒馬赫帶到了起居室。我介紹了我自己,并告訴他(舒馬赫)我是一位秘密的粉絲,我經常觀看他的比賽,我對于有人能夠在如此高的速度下駕馭一臺機器感到非常驚訝。我問候了邁克爾并抓著他的手,他的手很溫暖。有些事情可能很難通過言語傳遞,但接觸卻能夠做到。抓住一個病人的手是耶穌向他提供安慰與親近的最深切的方式。這對我來說很重要。”
 
  托德是舒馬赫家的常客,但他對舒馬赫的健康狀況總是避談。不過他確認上月他在舒馬赫的家中和他們一起觀看了巴西大獎賽。“我的辦公室和家里都有舒馬赫的照片,”托德經常這么說,有時候會飽含熱淚,“他對于我來說就像是兒子一樣。”
 
  而另一位舒馬赫的老朋友,法拉利車隊的前隊友巴里切羅的探訪則被拒絕了。巴西人得到的答復是:“(你的來訪)對他或者我都沒有好處。”巴里切羅表示:“我沒有任何新聞,但我們必須尊重他家庭的愿望。”
 
  但這些內部的消息非常少,那些接近舒馬赫的人都非常清楚在科琳娜會如此嚴格地要求他的朋友們保守秘密,這也是科琳娜的權利。
 
  或許保密源自舒馬赫本人的堅持,而他的家庭只是在堅定地履行著車王的囑托。作為舒馬赫家庭的發言人,科姆表示:“邁克爾總是在個人生活和工作之間劃出一條非常明確的界線,甚至在他職業生涯最成功的時期,現在他的家庭已經繼續延續這種分割。”
 
 

 
 
舒馬赫的未來
 
  德國雜志《Bravo》曾報道稱,舒馬赫正在做被轉送至位于美國達拉斯的腦科診所,在那里接受專門的腦損傷恢復治療。不過這家診所的主管含糊地對《Bravo》表示:“在處理類似損傷的患者上我們擁有豐富的經驗。可能歐洲沒有哪個診所處理過我們那么多的案例。”
 
  不過舒馬赫家庭拒絕對此發表評論。
 
  但在舒馬赫50歲生日之前,不管是關于他健康的壞消息或者是好消息都不會為外人所知曉,除了他最親近的朋友和家庭成員之外,誰也無法探視舒馬赫。
 
  舒馬赫的車迷們不得不面對著一個殘酷的事實,一個擁有如此出色的職業生涯的車手,一個職業生涯只遭遇過一次嚴重事故的車手--1999年的銀石站腿部骨折卻會在這樣一場事故中遭遇重傷。舒馬赫是一位出色的滑雪健將,盡享在法拉利舉辦的年度活動中贏得速降的冠軍。
 
更令人感到殘酷的事實是,在出事以前,舒馬赫是位于巴黎的ICM--一家專門研究腦部和脊椎創傷的醫療機構的長期資助者。ICM的總裁杰拉德-賽倫也是舒馬赫家庭的朋友,在舒馬赫受傷的第一時間,這位世界知名的神經外科專家飛赴舒馬赫的身邊幫助參與拯救車王的醫療行動。
 
  不過舒馬赫從未表達過希望獲得外界同情的想法。2007年他曾說:“我始終相信,人永遠不能放棄,即便只有一絲希望,你也必須戰斗下去。”
 
  這種情緒也導致了“Keep Fighting Initiative”(堅持戰斗倡議)的產生,這個倡議由薩賓-科姆發起,旨在通過善意、慈善、文化和教育向舒馬赫的支持者們傳遞這么多年來的正能量。確實車迷們這么多年來從未放棄對舒馬赫的支持,他們的希望也從未減弱。
 
  很快在舒馬赫50歲生日的紀念活動中,“堅持戰斗倡議”計劃的細節將被披露,但科姆首先抒發了自己內心最誠摯的祝福:“給舒馬赫和他的家庭的最好的50歲的生日禮物,就是人們永遠記得他是最好的賽車手以及紀錄的刷新者。”

------分隔線----------------------------
F1推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