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中國大獎賽上海站

當前位置: 主頁 > 視頻 >

2011年歐洲站談兵論道賽后分析

來源:http://www.wmhqjn.live作者:Racingchina點擊:

  李兵:觀眾朋友晚上好,歡迎大家來到我們的F1轉播。今天是歐洲大獎賽瓦倫西亞站的現場。今天天氣非常好,賽道溫度也非常高,前面賽道47度了。
  王維昕:現在看起來還會往上升。
  李兵:會對今天比賽帶來什么?
  葉飛:可能跟昨天會有所不同。
  李兵:他們進站的策略今天至少會在兩停以上。今天的比賽馬上就開始了,下面我們就到現場去看一看。
  李兵:昨天的排位賽維特爾再次拿到冠軍,昨天有一點點是這個賽季比較突出的一點,瓦特爾和韋伯都發生了一些事情。
  王維昕:今天排在后方的漢密爾頓值得大家關注,昨天漢密爾頓說了這場比賽他的愿望三個次,球玩賽。畫面當中的阿隆索做好前面發車的準備,這是在他昨天賽后的看法。目前的排位賽起步的形勢跟去年一模一樣,去年是漢密爾頓在起步之后立即超越了韋伯,今天會不會故伎重演。
  李兵:韋伯今天起步可能會遇到一些麻煩。
  王維昕:我們前五位發車和去年前五位完全一致。
  李兵:對于一個車手來講在這么重大的比賽臨時需要在共同的比賽里面改變駕駛風格的話是非常困難的,改變駕駛風格可能帶來的風險比強行超車更大。比賽一旦跑起來他肯定不會改變自己的風格。
  葉飛:阿隆索還是不太相信漢密爾頓說的話。
  李兵:在15號和16號的彎里面,車可以做的比較車,但是做不的超越的動作。
  王維昕:左側車手使用的超車線,今天有車手在這邊動手的話,危險率非常高。
  葉飛:他們的軟胎是全新的。
  李兵:到這里開始,包括半雨胎,所有的輪胎全部出場了。
  李兵:發車對這場比賽還是非常重要,1號彎很快就會進,發車之后基本上一號彎是向右比較大的彎角,我們看到瓦倫西亞比較就要起跑,歐洲大獎賽開始了,阿隆索已經超了漢密爾頓,看一下1號彎,應該講阿隆索還是好的,他要攻擊阿隆索,沒有沒有,這樣的話紅牛取得一個非常完美的起步,起步之后漢密爾頓掉到了第五位。
  王維昕:其實更加一個重要的原因是韋伯起的還是相當不錯。
  葉飛:現在幾個晚過后車震就形成了。
  李兵:瓦倫西亞是比較寬大的特點,但是緩沖區非常小。現在漢密爾頓在后面急,這條賽道是非常難超車的,漢密爾頓和馬薩離的非常近,昨天紅牛雖然兩輛車排第二,但是起跑的這10幾圈是他們的機會,對于法拉利邁凱輪來講他們的下壓力會找回一些
  王維昕:麥克拉倫車都有很嚴重的問題,起步不是所希望的。
  葉飛:可能麥克拉倫沒有找到一個很好的解決方案。
  王維昕:現在很有可能韋伯不會觸發DRS。
  葉飛:后面的阿隆索和漢密爾頓都可以使用DRS,從目前的距離來看。
  葉飛:維珍可以過掉蓮花
  李兵:看一看起步,韋伯真的起的相當好,漢密爾頓就是沒有起好,巴頓的反映明顯慢。
  葉飛:這次難得見到馬薩起步之后表現的那么強硬。
  李兵:顯然是起步的失誤。
  王維昕:今天最大的起步了馬薩。馬薩在1號彎被韋伯給擠到了。看一看這一邊,阿隆索一直在外線,對二號彎是一個向右手的彎。
  李兵:看一看佩特洛夫的起步。
  王維昕:他的策略跟很多人都不一樣的。
  葉飛:起步之后似乎在一檔的選擇上有一些問題。起步之后稍微停頓了一下。
  李兵:漢密爾頓,今天他的起步是過于小心,車動起來有點遲滯,沒有線性的加速。
  王維昕:這是第三圈,剛剛開始。
  李兵:有網友問今天兩種輪胎之間的差別大嗎,今天使用中性胎和軟胎,兩者差別非常大。
  葉飛:在200多米以后才可以使用DRS。
  王維昕:另一輛舒馬赫的車也受到了蘇蒂爾的攻擊,下面兩個人壓力都很大。
  葉飛:這是第二段的DRS區,現在看起來17號彎可能性更大一些。
   
  葉飛:巴頓明顯攻擊性更強一點。
  李兵:巴頓現在非常的著急。
  葉飛:這個就是DRS的檢測區,正好也是第一段的時點。
  李兵:巴頓在這里差的非常的遠。從剛才的畫面中看兩個人差距在一秒以上。希望在高速彎角盡量過彎流暢一些。在選擇車線的時候要提早預判。
  李兵:看一看一號彎出去,突然之間非常的兇猛,很漂亮。這個動作做的非常專業,我們可以看到它的前面離二號彎非常近了。
  王維昕:二號彎不是傳統意義上的超車點。韋伯今天起步為什么沒有像去年一樣,他在開賽之前這個老同志有經驗,他改了一些東西來追加附著力。
  李兵:上一段賽事干事認為漢密爾頓追尾巴頓的事故只是賽道事故,沒有實行賽后的追加,韓寒認為是巴頓的責任,我認為漢密爾頓有責任,結果我們倆打平了。因為賽事干事最后沒有確定。有車迷問不知道會不會用出臺規則限制。
  李兵:雷諾引擎在不給油的情況下排出汽油,在下一站,這一站將被取消,包括法拉利,麥克拉倫都已經在用這套系統,但是取消之后究竟對誰的損害更大一點,還是要通過比賽看,我們認為應該是對紅牛影響比較大。
  葉飛:現在可能打擊到了雷諾,雖然法拉利和麥克拉倫都是在學,但是從賽道成績上我們看不出。
  李兵:這幾輛車都在DRS的攻擊區域之內,今天沒有看到,只有巴頓二號彎。我們得到的消息麥克拉倫認為起步晚,有可能他的離合器過熱,這可能要在后期進行調整,這是最新的一個比賽。
  葉飛:對于中小車隊來說三停策略不太使用,他們一般使用應戰的策略。
  王維昕:你可能多進幾次劣勢不是很大。
  李兵:說老實話在這里確實機會非常非常的少,而且車手不應該注意這里中高速超彎是非常重要的。
  王維昕:兩輛小紅牛,全場只有他們兩個人做的非常快的。
  李兵:海費22秒左右,他花了4.5秒。
  王維昕:阿隆索現在離韋伯非常非常的近,現在差不多0.5秒左右。阿隆索應該要充分利用自己的軟胎,因為說過中性胎很超過硬胎。
  李兵:主要原因是引擎研發的限制。看上去不錯,相當空。這樣的話可以調自己的節奏。
  王維昕:另外12到13圈停的人可能是三停的考慮,再看一下羅斯伯格,羅斯伯格11位,也應該進過站了,換上了第二套軟胎。我們還沒有看到車手在第二段使用中胎的策略。
  李兵:其實以換胎出來之后的空間,前面位置車隊如果計算準確,現在我們要關注一下漢密爾頓的圈數以及漢密爾頓什么時候進展。如果在這一兩圈之內漢密爾頓的車速會很快,瓦特爾不會在外面待這么久。
  葉飛:新的這條軟胎比蘇蒂爾,蘇蒂爾也應該進過站。
  李兵:韋伯現在進來對于法拉利是一個考試,按照正常的情況下,看看這一次換胎非常非常的快,正常情況下阿隆索絕對有機會超掉韋伯,3.2秒非常快,這一進站就0.5秒。
  王維昕:現在韋伯盡可能用自己的新胎來爭取一些時間。
  李兵:現在的情況是阿隆索的輪胎究竟怎么樣。
  葉飛:對阿隆索來說韋伯進去之后前面一片開闊,這對他很有幫助。
  李兵:留意到換上新胎的漢密爾頓迅速進了,而且剛才留意到出站之后非常強大,有4-5秒。
  王維昕:更多的是因為兩者輪胎上有很大的差別。
  葉飛:在接下來第二段可以繼續使用,拉開跟舒馬赫的差距。
  王維昕:這一圈韋伯前面的車手要回去,不然韋伯新胎的優勢太大,放他在外面太危險。
  李兵:果然瓦特爾和阿隆索都進來。紅牛的換胎仍然非常快,新胎的優勢非常大。這樣的話大家都要三停了。
  葉飛:看硬胎能跑多久了。
  王維昕:問題是倍耐力說這個話的時候溫度不是47度,有點不太靠譜。
  李兵:舒馬赫這個彎角相當威脅,看他的前翼已經掛掉了。
  王維昕:如果舒馬赫沒有換過胎的話正好進去。
  葉飛:前面是里尤茲。蘇蒂爾的車在剛過剛才那個車的時候有些問題。
  王維昕:沒有進過站的小林在羅斯伯格的身后。
  李兵:法拉利現在我覺得也有點進步,舒馬赫才剛剛到第八個進口,前翼在自己的前懸掛上。
  王維昕:舒馬赫仍然是套軟胎,看一看舒馬赫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兵:佩特洛夫,這對舒馬赫來講最差的事情,因為他已經停過兩次了,剛剛出站。
  王維昕:佩特洛夫是比較硬的輪胎。
  李兵:我指這次碰撞,羅斯伯格剛剛走DRS,他在12號彎,羅斯伯格很穩健。
  王維昕:出來之后,現在看起來瓦特爾,韋伯和漢密爾頓之間的距離稍稍拉開一點。
  葉飛:目前跟韋伯差距在1.5秒左右。
  葉飛:他跟前面的佩雷茲形成一個競爭的情況
  王維昕:其實他們都非常激進,都應該在一秒鐘之內。佩雷茲到現在都沒有進
  葉飛:后輪輪轂已經頂到了,明顯輪胎有巨大的優勢。
  李兵:漂亮巴里切羅。巴里切羅在第11位。里面做防守,佩雷斯在做防守。后面是漢密爾頓,馬薩呢?
  葉飛:并且被超了。馬薩離他非常的遠。
  李兵:好,我們現在進一段廣告。
  李兵:我們現在回到比賽當中,現在的圈速基本上快韋伯0.4,0.5。
  王維昕:先進圈的策略在嘗試做一個反超。瓦特爾也遇到了HRT,也沒過掉。
  葉飛:現在兩個DRS區域都有高速的彎角,后車要跟進非常難。第三段又是紅牛的優勢,這幾個彎一過又會拉開。
  李兵:阿隆索今天他要把自己放在干掉韋伯或者怎么樣的位置。其實我們也說過阿隆索在這里也算是主場吧,前幾年他結果都不是特別好。沒有上過領獎臺,這是比較少的。
  葉飛:第一第二段比紅牛快,但是第三段一下子掉下來了。
  李兵:本來漢密爾頓出來離馬薩很遠,中間隔了舒馬赫,但是關鍵馬薩招回去太遠了,而且換胎動作也比較慢了一點。
  王維昕:在20圈左右,這個人就是葉飛之前介紹的,很可能是兩停的策略。
  李兵:中國那個中性胎變得非常重要,而紅牛在自由練習當中對中性胎沒有過多發表看法。
  李兵:相信法拉利車隊馬上把這個消息告訴阿隆索,這個時候需要阿隆索動手,當對方車發生一點毛病的時候,這個時候拖在對手后面太不理智了。阿隆索從車速上講是非常有競爭力的,至少他的絕對車速,到目前跑了21圈19圈被韋伯快。
  王維昕:阿隆索來了。
  李兵:當對方一點點有毛病的時候你要動。
  葉飛:我們注意到前面幾圈阿隆索速度不但比韋伯快,甚至比瓦特爾都要快。
  王維昕:維特爾剛才這一圈走的又有點大,這兩個圈韋伯都沒有很好。你現在在想想韋伯對卡斯基楊剛才的憤怒是有道理的,白白消耗了他的力氣。
  李兵:我們前面說的利用對方的毛病,他對場上的局面,他覺得自己很快,已經給人造成心理陰影,你并不確定說我自己今天車就是在這里可以跟你一樣,甚至可能比你更快。
  王維昕:現在法拉利和麥克拉倫練習的時候是中性胎。
  葉飛:韋伯在的KERS間接性的出現了問題。前面馬薩慢到將近1秒鐘。
  王維昕:有趣的一點他說你前面的時候輪胎馬上衰竭,但是大家一停都差不多,明顯有人用的比較省一點。
  葉飛:巴頓哪一圈進的?
  王維昕:15圈。
  李兵:現在所有人,包括法拉利和麥克拉倫,對于紅牛的車和車手的能力都是非常非常,說好聽一點是尊敬的,承認他們快,這當然是現實的一個問題。在等下一次輪胎的反映和進站,這確實蠻難取舍的,你不能說阿隆索跑的比較保守。
  王維昕:最大的問題是他們互相還要搶名次。
  葉飛:我們注意到剛才的進度,目前佩雷斯還沒有進站,但是進站的時候非常的快。
  王維昕:現在都沒有換過,我擔心佩雷斯是不是要重演澳大利亞一停的戰略。
  葉飛:現在唯一沒有進站的就是佩雷斯了。
  王維昕:它的節奏跟后面的馬薩和巴頓沒有什么差別,他現在離韋伯有六秒多。現在看起來前五位漢密爾頓的圈速是最慢的。
  葉飛:三輛車要慢到兩秒。一般它的車組他們機會比較多一點。
  王維昕:現在瓦特爾在前面拼命的帶,剛才已經有連續兩到三圈瓦特爾和韋伯互相刷對方的速度。
  李兵:他的右前胎磨損的相當厲害。
  葉飛:他的離合器從起步到現在一直給他填麻煩。
  王維昕:型號時間不是很長。佩雷斯沒有停過。他要超比較難,因為輪胎比較舊。
  葉飛:最后一個彎。
  李兵:這個時候因為還沒有加油,佩特洛夫這個超越動作太著急了,你可以看到跟巴頓那個超的有點差太多了。
  王維昕:前面佩雷斯飄來飄去,有可能它的輪胎已經抓不住了。這個輪胎已經26圈了。
  葉飛:在過高速彎的時候有些抓不住地。現在被超掉之后韋伯擠在了一起,如果車隊真的明智的話應該讓節奏比較慢的車盡量放過,因為這兩個比較慢。小林可夢偉似乎換上了硬胎。
  王維昕:這邊大家還是比較小心,另外緩沖區比摩納哥大了很多。小林很有趣,第二次是硬胎起步,第二次也是。
  李兵:瓦特爾到這里又碰到慢車了,這里面瓦特爾的圈速明顯的上來了,非常快。現在比賽差不多跑了有一半了,開始油量減少了,我們說的在前面的10圈可能對麥克拉倫和法拉利講還是一個機會,越到后面油越輕,賽車本身的機械抓地力帶來汽油下壓力比較輕。
  葉飛:最快圈速一下子提高0.8,0.9,非常非常快,但是他現在已經離前面太遠了。按照漢密爾頓這樣進站的圈速看,他必須要三停。
  李兵:他現在用的還是軟胎,他必須要進一次。
  王維昕:前面損失是比較嚴重的,提早二停讓他這套輪胎堅持比較長的時間。
  李兵:漢密爾頓剛才那一次幾乎可以確定輪胎個體的問題,這種情況現在已經發現很少了,輪胎個體差異的問題越來越少,80年代,90年代的時候非常的多。
  王維昕:一般來講一批論題里面可能就那么幾個,今天漢密爾頓運氣不太好。
  葉飛:關鍵是輪胎量太少,漢密爾頓只比阿隆索早了兩圈。
  王維昕:后面的韋伯進了,差不多了14、15圈進一次,如果是三停會換上昨天Q2用過那套最舊的軟胎。現在基本上大家的策略,前10位車手沒有辦法把新軟胎用在第二位。
  葉飛:漢密爾頓連續三圈都是最快。
  李兵:現在法拉利一開始,阿隆索比瓦特爾慢下來,應該說他的這套軟胎比較新,阿隆索像瓦特爾的胎都已經到極限了。
  王維昕:我覺得漢密爾頓開始有點High了。
  葉飛:對這一點我完全不擔心。
  李兵:法拉利感覺上進站的效率有提高。
  王維昕:但是阿隆索的出站有點慢。這一站之后由于早進圈優勢,韋伯到了阿隆索前面
  葉飛:這個真的是兩難,今天賽道溫度高達47度,相當高,阿隆索在韋伯的后面,韋伯的新胎因為換的比較早,所以他占到了優勢。
  李兵:阿隆索又回到韋伯的后面,這一次進站非常快。馬薩少進一次站還在阿隆索的前面。
  王維昕:巴頓這套輪胎也沒有頂過太長時間,跟瓦特爾是同圈進。現在馬薩能幫到的就是把韋伯盡量往前擋一擋
  李兵:看一看韋伯的DRS,輕松超掉,趕緊把阿隆索超過去
  葉飛:估計不太愿意讓。
  李兵:這個鏡頭終于用到了,后胎又慢了,
  李兵:好,我們再進一段廣告。
  王維昕:他的KERS掛了,注意他的右側電池,這邊由于有兩條大直道,如果看KERS的話損失很嚴重。
  李兵:現在很明顯的是漢密爾頓也是第二次進站,漢密爾頓現在它變成舊胎了,瓦特爾、韋伯,阿隆索比他新的輪胎了。
  王維昕:注意他的左后胎。
  李兵:盡管我們說F1的工程技術,工具都是非常非常先進,但是居然經常會發生這種事。
  葉飛:越是精密的越是會發生事情。
  李兵:韋伯應該算是新胎的半圈就把阿隆索超掉了
  葉飛:目前這兩個人輪胎狀況上差不多了,之前馬上有這樣一次事件。
  李兵:對于這樣一個車隊來講,他們肯定在內部已經被罵死,你想KERS都去掉了,這是法拉利歷史上恐怕是最最嚴厲的一個處罰了,對外他們還是應該明白在賽車這件事情里面你就是有可能跑不贏的,這個沒有辦法。
  葉飛:現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把更接近的競爭對手干掉。
  李兵:我覺得這個賽車關鍵有可能在下一站,其實雷諾我們剛才聽到海費,佩特洛夫最明顯的,下一站可能有不同。
  葉飛:聲音應該聽不到。在渦輪增加方面雷諾還是非常有心得。
  王維昕:兩部紅牛之間的速度比較接近。
  葉飛:前面一套輪胎比較短,車身這套輪胎走比較長時間,可能要走的比較保守一點。
  李兵:馬薩在他后面還有一段距離,撐到跟馬薩差不多就回來了,也別在想什么,因為他起步沒有起好,從第三變成第四也不算是特別不能接受的結果。
  王維昕:紅牛好象已經對KERS這個問題他們舉手投降了,他們弄了只有一半馬力的半KERS在那里,這樣的話散熱都都可以小一些,車隊也說我們搞不定,就用半成品來用用吧。
  葉飛:馬薩速度比漢密爾頓快,之前本身他們差距還是比較大,有9.5秒左右,看樣子還有三四圈左右,全場最快的還是在前面領跑的瓦特爾。
  王維昕:有朋友問,蘇拉里到底被老板下什么,很可能,如果表現再不提升的話,就可能被別人取代,這是車隊給他做的最大的警告了。四分之一不到有人進肯定就是三停的
  王維昕:要他繼續做現在的既能保胎又速度不錯的圈速。
  葉飛:前面兩停是標準停戰的,像佩雷斯這些人找出一停的方案出來。
  王維昕:能把佩雷斯另外算嗎?
  葉飛:我覺得應該有所聯系。
  王維昕:現在瓦特爾兩秒多鐘,身邊又是隊友,壓力會小很多。從總的態勢上看越往后對紅牛越有利。
  葉飛:我覺得今天賽道溫度,法拉利和麥克拉倫不存在中性胎。
  王維昕:阿隆索又要看一看了,到前面兩次進站都是韋伯先停,現在法拉利是不是做一些嘗試。
  李兵:現在進去要換硬胎,你現在進去等于找死。
  李兵:如果要特別苛求的話,他們真的打的不精彩,在今天前兩圈年的時候阿隆索圈速明顯很快的情況下,你可以說車隊沒有在戰術上幫到阿隆索。在25圈到27圈之前,阿隆索一直可以跟得上韋伯,跟得上瓦特爾。
  葉飛:前面兩次進站,韋伯先進去的時候都是阿隆索比較快,從車隊角度看,在這種情況下你讓他早進站確實有一些比較新收的感覺。即便韋伯不進站,阿隆索在28圈,29圈也會進。我們要對法拉利車隊有苛求。
  李兵:沒有看到他們的發揮,沒有看到他們亮點的地方,細節是決定成敗最重要的地方。
  王維昕:羅斯伯格終于過掉了蘇拉里,這兩個人真的是在搶名次。已經過去有三圈時間了,現在漢密爾頓跑很遠了。
  王維昕:車隊所謂的提升速度有可能讓他回來換輪胎了。
  李兵:我覺得現在的軟胎可能支撐起來確實比較難,如果不招他們回來說明現在的軟胎比硬胎效能好,或者說當硬胎衰竭了的時候會很恐怖。
  王維昕:看看漢密爾頓的圈速比最快的慢了2.5秒到3秒,差不多填補了硬軟胎之間的差距了。他現在換上硬胎比舊的軟胎跑的快,因為他的軟胎實在太舊了。
  葉飛:1.44秒的圈速跟后邊幾個車隊跑硬胎的差不多。
  王維昕:失去KERS帶來唯一一點好處,沒有KERS對輪胎的傷害會變小。
  葉飛:阿隆索目前是唯一跟上紅牛圈速的。
  王維昕:現在還剩差不多15圈,大家把硬胎的圈速壓的很低了。還是跟前面幾次進站一樣,由韋伯發布一停。這套輪胎韋伯跑了14圈。
  葉飛:現在看漢密爾頓必須要進來。這場比賽的競爭記錄是3.2,韋伯這次先進去,應該說這套硬胎相比后面阿隆索這套軟胎的圈速會慢不少。看一看情況如何吧。
  王維昕:這邊是小林可夢偉受到了后方的攻擊,兩個人目前在得分區之外,從開賽到上一周比賽在前10之內。
  李兵:佩特洛夫今天的表現也不是非常的給力。
  王維昕:他選擇硬胎起步好象沒有太好的效果。小林可夢偉是兩停,他如果用硬胎起步可以用軟胎來超。去年的歐洲賽小林可夢偉最后階段用軟胎的戰術很成功,但是這個需要車手在超車方面有很大的毅力。
  葉飛:法拉利已經在做準備了。
   
  王維昕:跟我之前預測差不多,韋伯換上新的硬胎,速度已經超過部分前面用軟胎時間比較長的舊軟胎了。
  李兵:從剛才圈速上比阿隆索和瓦特爾的軟胎慢一點點。從法拉利順序上看策略沒有問題,始終堅持用軟胎不用硬胎。
  葉飛:阿隆索這一圈進站這套軟胎用到極限。
  李兵:韋伯這邊沒有被擋到。這是決定性的。我覺得也就是決定今天到底是阿隆索第二還是第三,很快,相當快。
  葉飛:韋伯在后面。還沒到,阿隆索有機會了,而且要把佩特洛夫擋住。我估計佩特洛夫這個時候也就是順勢一讓,他也未必搞的清楚這兩個位置在什么地方。阿隆索現在不揮手了,還沒套完,還有一輛。
  李兵:現在沒有進來的有瓦特爾,還有馬薩,還有巴頓,一停的車手佩雷斯已經上到11位,在得分區門口了。我覺得導播現在有點忘記阿隆索和韋伯。外線夠嗎,他的前面還有迪雷斯塔。
  王維昕:瓦特爾在維修區里出來了。有車迷還是很懂,如果硬胎衰竭比較快,那他晚進是比較正確的。
  李兵:大家已經把硬胎盡可能壓了,應該說到不了嚴重衰竭的區間了。
  王維昕:鏡頭不給了,我們給大家多報一下,剛才的阿隆索可以多帶開一點點,但是仍然在一秒鐘攻擊范圍之內。
  李兵:巴頓和馬薩都沒有停,漢密爾頓應該說他在第四位應該是很穩的。
  葉飛:馬薩今天第四的位置,當然他還要再進一次。
  李兵:馬薩是3.5秒,好象是今天法拉利最快的。巴頓出來之后仍然在第六位置,韋伯剛才沖過剎車點。在后面這幾圈里面韋伯沒有辦法用DRS來削減他跟阿隆索之間的差距,佩特洛夫還是在16,小林可夢偉2010年的策略不是那么容易復制的,到現在為止佩雷斯真的不進去,佩雷斯希望前10名有誰出點事情,他可以前進一位。
  王維昕:在這條賽道上非常的難以超車,到目前為止真正有意思的超車一個是巴頓,一個是阿隆索。這個賽道天生對車道不是很友好的位置。現在回過頭來想想去年最后那一圈小林的表現確實非常精彩。
  李兵:現在是搶到了內線,佩特洛夫剛剛前面兩站還表揚自己今年有點大爆發的感覺,今年幾次超車的動作顯得只能說跟老一輩優秀車手相比差距還是比較大。
  王維昕:用硬胎起步的弊端是之前位置搶占比較吃虧,可能之后車手會比較保守一些。現在有大量的所謂鵝卵石一樣的殘留,這些在賽道上不會幫助下壓力提升,是車手需要避免的。
  李兵:阿隆索面臨一大串的壓車,阿隆索最后在最后時刻拿回了第二的位置。韋伯現在離他有兩秒多。
  葉飛:前一段時間一直受制于差距不匹配的影響,尤其他們在冬季測試,自以為得計。
  王維昕:他可以通過優勢還超兩部車,但是超兩部車還在得分區之外。
  葉飛:佩雷斯這套軟胎堅持了30圈,賽段尾端的消耗因為油量比較少所以消耗會低一點。
  李兵:輪胎抓地力只要車手心中有數,不讓車滑出去。比賽還有五圈。
  王維昕:蘇蒂爾他昨天的排名是第一次進入Q3,現在仍然在得分區當中,昨天海費他們兩個第九第十,今天還是。
  葉飛:蘇蒂爾能夠以三停策略仍然保持在前十位里面,說明從賽車性能和操作上還是有可圈可點支出。
  王維昕:這一站是他們直接升級產生真正意義上的效果。現在面對的是蘇拉里,蘇拉里在上一次在加拿大第一次完善是最好的成績,今天仍然處在這個成績上,對于合同沒有保障的車手講是救命稻草。
  李兵:無論蘇拉里用軟胎還是硬胎,蘇蒂爾都應該比他快一點。
  王維昕:今天到目前為止還剩三圈,還沒有車手退賽,一個都沒有缺。
  葉飛:韋伯這個變速箱出問題后,剛才那一圈差不多慢掉兩秒開外,甚至為了保護變速箱,KERS可能不能用。
  李兵:很顯然他現在的表現來看也不是很理想,他的彎過的相當不好。
  葉飛:現在是蘇蒂爾尾速要明顯快。
  李兵:在目前情況下小紅牛輪胎不行之后蘇拉里必須提前制動,他的制動點早了蘇伊尾速自然下來了。
  王維昕:到4.7秒當時位置留給馬薩時間非常少了。如果瓦特爾能夠帶回來的話,這是F1歷史上第三個連續10場比賽上領獎臺的選手
  葉飛:他8站比賽6站冠軍。
  李兵:比賽馬上進入到最后一圈了,前面是壓力最大的一位選手,我們一直覺得說蘇拉里跑了很久,其實他今年也只有21歲,還是一位非常年輕的選手。瓦特爾、阿隆索、韋伯。
  王維昕:在最后幾個彎角還剩大概半圈左右。這是F1最多的完善,這個記錄差不多要完成了,這是61年以來第三次F1沒有出現機械故障退賽的。仔細聽這些慢速彎角油門的聲音,馬上就要聽不見了。
  葉飛:現在問題是其他車隊能不能在起步之后把瓦特爾壓住。好了瓦特爾,57圈。迎接格子旗的揮舞,韋伯第三名,我們可以看到第四位,有非常長的一段距離。同引擎的動靜來看現在還是紅牛和雷諾的排氣系統還是非常的有作用,所以從這個角度說,也許下一站比賽的時候受到規則的限制。
  王維昕:不過我覺得葉飛講的有道理,今天他高聲的尖叫,這個比賽贏的比較輕松,這個是瓦特爾喜歡做1的手勢,現在紅牛已經開始賣1的手套了。
  李兵:能上領獎臺,對車手來講這場比賽是非常大的成功。漢密爾頓今天遇到輪胎的一點點小的意外,所以今天以第四帶回來應該可以滿意,比賽絕大部分時間是我們看到非常罕見的謹慎和小心,非常罕見。但是今天他大部分時間沒有地方追。
  李兵:最終瓦特爾再拿一個冠軍,車迷說瓦特爾這么激動干什么,他說我都習慣了,他自己難道沒有習慣嗎。現在說老實話,你看法拉利,不管怎么去說,法拉利現在在目前的狀況下他們可以第二名帶回來這個成績無可指責,從整個比賽進程看法拉利缺少一些細節。今天是有可能他歷史上第一完成F1歷史上的大滿貫。
  葉飛:瓦特爾的領先優勢進一步的擴大。今年只跑了第八站,后面還有11站比賽跑,現在紅牛是295,佩雷斯剛200出頭,我們必須承認地球和火星之間是有距離的。
  李兵:韋伯在最后一停出來之后被慢車阻擋是非常嚴重的損失。今天地球人至少擠到了當中的位置。現在先看一下頒獎儀式。
  李兵:韋伯今天的起步起的非常漂亮。今天夠熱的,賽道溫度一度攀到50度。
  李兵:今天我們的轉播開始稍稍晚了一點,因為前面籃球賽的關系,好在從起步開始做了直播,我們先來給那些獲獎的觀眾進行抽獎,先是五箱紅牛,還有紅牛提供的大禮包,恭喜這幾位球迷,然后是10本F1速報,最后是8張歡樂谷門票。應該說今天比賽過程非常平淡,最終24輛車全部跑完,對于HRT這倒是好消息,對于這些小車隊來講尤其是西班牙本土車隊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時刻。
  王維昕:就像前面車迷問題說的,機械故障的幾率越來越小,一個很大的變化,別說麥克拉倫兩輛車有一些意外情況,至少可以看到有些車追紅牛比較近。
  葉飛:從策略角度說目前沒有人針對瓦特爾做一些戰術上的。
  李兵:大家都在賭。瓦倫西亞的賽道確實會對比賽的超越有一點影響,雖然銀石沒有確認,但是銀的賽道超車跟這一場有完全不同的條件,下一場比賽非常值得大家關注。在2周之后我們去到銀石,我們今天的轉播結束之后去到銳速網,包括五星體育的頻道做談兵論道的節目,今天轉播到這里,非常感謝車迷,等會兒我們到談兵論道當中好好討論這場比賽,謝謝!
  談兵論道
  李兵:FM94.0五星體育的聽眾朋友大家晚上好,還有我們銳速網廣大網友大家晚上好,我是李兵,我們繼續在五星體育F1演播室里面給大家做談兵論道的節目,我還是和王維昕、葉飛和李靖在一起。現在我們先來討論一下今天的比賽,李靖在外面看了整整一場比賽,我們在里面看有什么不一樣,你一會兒是不是說說話,是不是一會兒打個盹的,上個廁所什么的
  李靖:沒有打盹。
  李兵:今天的比賽怎么樣,什么狀況?
  李靖:覺得這場比賽亮點不是非常重要,尤其在主場阿隆索有一個好的排位,在前面的穿越比較讓人深刻,到后面我覺得他在25圈的時候,他磨損比較嚴重,這也是對他這場比賽精彩程度上,如果漢密爾頓把握住他的KERS,不用提前進站就不會在后面大概30多圈的時候每圈慢別人兩秒。
  李兵:大家如果有電腦可以繼續登陸五星體育的官網跟我們聊。你覺得漢密爾頓今天有機會嗎?
  李靖:他在25圈沒有失到他整個的計劃。到后面以后會造成他胎的磨損比其他車多一些。我們知道在加拿大和摩納哥戰。
  李兵:你的意思不在精彩主要原因是不是在漢密爾頓
  李靖:主要是賽道。
  李兵:李靖講到漢密爾頓,我們就來講講漢密爾頓,漢密爾頓今天他跑的過于穩定,過于謹慎還是什么其他原因,漢密爾頓人難做的,他跑的比較謹慎,李靖又覺得不滿意。
  葉飛:一方面有他心理因素在,我覺得主要原因還是在于這場比賽他狀態,按照軟胎最終堅持的圈速講,實際上差也差不多,也就是13、14的數量,但是主要因為他前面,因為他第二停比較早的進去使他跟前面的距離相差的太遠,他沒有讓他發揮。
  李兵:我們現在看到發車情況,顯然是漢密爾頓,究竟維昕說漢密爾頓起的不夠好,確實起的不夠好,是因為他起的過早嗎。
  王維昕:如果你覺得紅燈馬上滅才去做,因為這個時間不一致,如果你給的太早,就像今天漢密爾頓他在比賽當中可能太早,長時間保持空轉。
  李兵:我們知道離合器通常有點搞不住,因為F1都是自動換擋,但是在起步的時候是有離合器的,左腳需要踏離合器的踏板,這個旨在起步和換胎的時候用到的,過程當中不用的,那個離合器踩下去的時候起步的時候漢密爾頓給的油門太少,那說明他還是太著急了。
  王維昕:25圈他第三套軟胎上去的時候,覺得好象有點High了,漢密爾頓其實還是那個漢密爾頓,但是今天那個車的問題。
  李兵:如果從這個角度講,漢密爾頓過早的高興了。由于掉了很多位置被馬薩拼命阻擋,使得丟失了很多時間。再加上第二套胎發生了一些特別的問題。
  王維昕:如果說漢密爾頓今天有什么地方,就像開賽之前講的第一目標是完賽,保證安全。包括第三號圈過來DRS可以啟動,也沒有太做激進。韋伯說漢密爾頓覺得比賽在第三彎就結束了,今天至少在前一段講比較克制的。
  葉飛:我的意思是說,我們前半段看到他真實的漢密爾頓的存在,關鍵在于他確實后半段沒有發揮的余地。
  李兵:我們發布會好了嗎。發布會好了的話我們給大家帶來發布會,阿隆索終于在自己的家鄉,在瓦倫西亞可以上到領獎臺拿到獎,我們看看發布會的情況。
  李兵:今天我們聽到發布會比較長,你從提問者語氣當中也有點感覺到他也覺得比賽有點急了。我覺得今天瓦特爾講了很多,年輕人講的話很多,當然講的比較通常的,我們車隊很努力,他也講一些大實話,也有可能造成我們只能拿第三,我也上不了領獎臺,他的意思是說如果我們能夠拿冠軍要盡全力。在這么多比賽里面,總有一只到兩只車隊是快的,或者有一只車隊特別快,然后除非規則有大的改變的時候,這只車隊會快那么兩三四秒,02年,03年就是法拉利,麥克拉倫始終跟他競爭,他沒有像03年到04年的車達到頂峰的狀態。打造了舒馬赫在法拉利的晚場。當然有一些車迷,尤其法拉利的車迷覺得老是講火星車怎么樣,其實法拉利也有火星車,可能更早一點。這個是非常正常的,只不過我們現在看到的是一輛來自紅牛的,我個人認為如果規則不做大的改動,我們記得在03、04,05這幾年規則大改是在積分上,那個時候在賽車規則上沒有大的改變,但是現在動不動就大改。
  王維昕:這也是為什么轉播當中說接下來看銀石,紅牛的快是整體的快,光靠一部分技術限制肯定限制不了,按照法拉利的說法,他們覺得在下壓力落后于紅牛3到4個月,等于說紅牛的車快半年。
  葉飛:從阿隆索剛才說的1.6秒到0.6秒,這是一個比較大的跨度,當然接下來你越接近難度越高。但是我們不清楚銀石真的把所有強制排擠去掉之后紅牛優勢會削掉多少,如果法拉利需要抓住這個機會,最好的效果是能夠接近到0.3,這樣子的話在排位賽中間法拉利也好,麥克拉倫就會有一些機會。
  李兵:大家可以較一下勁,否則離的太遠。
  王維昕:基本上大家可以想象你踩下油門,排氣管會往下排氣是很正常的情況,現在首先引擎出氣管通向出氣館的,當他的腳抬起之后有熱吹器,他強制你停,往外排氣,大概70%到80%的氣流出氣量,從而造成持續的下壓力,這個好處在于你原來根本沒有辦法通過的高速過彎速度,靠下壓力可以通過,這也是雷諾和紅牛帶來的。
  李兵:維昕剛才講的從技術上是兩步,是紅牛和法拉利共同做的,紅牛先做了,他把兩個排氣管放到底盤下面,放在尾部擴散器前部,這樣可以利用到引擎排氣,增加后部下壓力。原來引擎排氣孔都在上面,包括麥克拉倫,他們也想利用尾氣,但是讓尾氣往上去吹上面的垂直尾翼,雷諾放到下面吹擴散器,他們在練習的時候做了兩個假的排氣孔,就是說在冬季測試的時候,他在上面做了兩個照片在上面,肉眼感覺那兩個排氣孔還在,這是紅牛的一個獨創。然后有一個系統之后,雷諾引擎再開發出讓引擎不給油的時候也排氣。其實從技術上講,這個是不難的,我只要電腦設定,原來是一種機械的設備,我油門一松排氣流就少了,現在可以通過CPU或者電腦,這個技術上不是問題。
  王維昕:簡單講500到600英鎊,對于整個引擎開發部不貴。
  葉飛:他原理讓油門抬起來之后引擎仍然噴射燃油,造成燃燒,然后有排氣繼續往外排。
  王維昕:這個排氣會有什么好處呢?往下面排氣,我們知道氣流速度越快氣壓越低,你跟普通氣壓越大,他要盡可能把賽車底部越抽越快。
  李兵:賽車底部氣流抽的很快,被抽快之后會壓在下面,賽車上部加上啟動部件的壓力,而往往這個時候是什么呢?他的特點是你都是在進彎的時候踩。這個時候你進彎的時候賽車還可以取得比較大的下壓力,因為你的吹氣和排氣,這個被認為是紅牛的優勢。
  葉飛:有的車隊他不是利用這樣一個熱吹氣,他是冷吹氣,完全是物理的效果,不產生燃油燃燒,噴氣的化學反映。他讓引擎進氣的時候想幫助讓氣流通過某種途徑從排氣管排出。
  王維昕:他的氣流速度沒有那么快。
  李兵:你油門一松排氣管的氣不應該有高壓的氣。
  王維昕:可以有前油門10%的氣量。
  李兵:但是我相信這可能是一個限制,但是這個限制究竟帶來多大效果,我表示懷疑。
  王維昕:我們說的效果不是指大家慢多少,是讓紅牛慢多少。
  提問:是剛才開新聞發布會掉到第三和第七的原因嗎?
  李兵:不是,瓦特爾說的應該不是這樣。如果真的可以,而且剛才說的點5秒,能夠限制排位賽的點5秒不得了。這兩年紅牛太快你覺得好象很正常,在以前真的不得了。
  王維昕:你很可能限制紅牛,你自己往后退的差距不見得會小。
  李兵:這兩站就像阿隆索所說的法拉利和麥克拉倫在追進,他們怎么追進的呢。
  王維昕:法拉利,包括麥克拉倫都很謹慎,他說出來的話都很保守。
  李兵:關于把李靖剛才提出來的吹氣和排氣的系統講了一下,結果等到英國再來看,但是總體上來講,這是一個好的方向,就是誰最快,快的太多就要限制誰。你想前年三站之后只有紅牛很慢一直不用,模仿起來是非常快的,包括這些東西,砍掉之后確實差了好多。
  葉飛:從這個話你可以感覺到對紅牛來說也是不公平。
  王維昕:我希望差距能夠縮小一點,這只車隊會不會接下來低調一點做。
  李兵:我覺得為什么到了銀石,我相信F1的技術小組,他們這一票人,我相信如果我是他們,做一個客觀的分析,先對公平的做,我限制你。他不可能做一道砍,把紅牛砍的半身不遂。我砍的比較深,但是你骨頭還沒有斷,只不過讓比賽更好看。像巴頓那個企事業一樣,他們做出一點是有這方面考慮,不管怎么樣我創造出這個系統規則是允許的,沒有說不,道理很簡單,沒有說不我就可以做。
  王維昕:很多朋友印象說,BGP在09年,他是沒有錢的車隊,靠賽季出這個東西,紅牛有錢。這站比賽之后,他可以休假回來還是第一。這個積分優勢,基本上后面砍的話需要慢慢砍,他可以一點點給你積分,但是他到最后還是可以拿冠軍。這樣一個系統讓很多人覺得不太爽。
  李兵:這個系統對絕大多數車迷來講不太了解,我覺得他們也沒有必要來了解。今天法拉利從阿隆索的成績看取得非常好的成果,而且特別重要的是他在特定的前20站左右圈速甚至超過趕上,一點不比他們慢。我剛才說的這些我一直說這是我個人的感覺,我的突出感覺是什么,法拉利現在有一點缺乏向紅牛叫板的信心或者說底氣,我不知道李靖有沒有這種感覺,我覺得漢密爾頓他不管瓦特爾積分領先多少或者是前面是誰,你一看可以看出來
  李靖:我覺得在法拉利整個車隊,這一站也并不是完美的,大概10秒左右,后來我們看到完賽的時候瓦特爾和漢密爾頓也就0.4秒,可以說這是瓦特爾,韋伯,阿隆索,馬薩。我覺得在整體來說,這個團隊并沒有銳利起來,但是阿隆索的感覺,尤其在這一戰的斗志我覺得是很好的。
  李兵:我們還有沒有韋伯的畫面。
  李靖:我覺得在三停的時候也是一個團隊的勝利,在第44圈進站的時候,我覺得這個也是團隊在換胎的速度上也可以提高。其實,法拉利目前在去年來看,他整個大環境也是從英國開始。
  葉飛:去年這個時候韋伯是上來的。
  李靖:我覺得法拉利如果說能夠在賽段前段圈速上能夠追上阿隆索。
  李兵:我們可以看一看。
  李靖:可以追上瓦特爾和韋伯的角度,在超越的時候并不漏氣,堅決地超越。
  李兵:你說的意思是阿隆索是完美的,車隊不完美。阿隆索他抓到機會,你知道為什么,我為什么剛才說這個話,就是車隊跟他說溫度太高,你要保護一下,這就說明一個什么問題,阿隆索也不知道韋伯可以跑多快,他一直就跟著,他可能想等等,等第一次進站,法拉利車隊也沒有信心,阿隆索在前面韋伯接到這個的時候一個動作都沒有,如果在漢密爾頓在后面絕對有動作。因為車隊,包括阿隆索本人,說前面這家伙太快,我跟著再說,這跟漢密爾頓是完全不同的。
  葉飛:我注意到,一直看阿隆索的圈速,實際上從頭到底唯一能夠跟得上韋伯的馬薩。在這樣一個圈速的優勢下不超不能讓人理解的。
  李兵:所以我說他一聽到紅牛的聲音馬上就一動手,這個反過來讓我覺得你早干嘛干什么去了,你為什么不動呢,你圈速又快,而且你可以用DRS,一動就干掉,韋伯沒有反擊,我覺得這是心態和信心的問題。
  王維昕:千萬不要指責法拉利的戰術策略,我們沒有戰術策略,就是看著紅牛有感覺的,想進就進,想出就出,只不過運氣好點壞點的問題。
  李兵:我覺得意大利人,現在核心是意大利人,以前是德國人,有相當大的不同。應該說隨性的意大利人明顯加快,但是從戰術上講,這種不夠積極的東西,我認為是有苗頭的。
  王維昕:另外有一個好的地方,至少未來法拉利在相對比較長的時期,有帕特副來指導,也就是說整個主導看起來,意大利人被減少了,理論上講,我們說在英國人主導法拉利的時候,那個時候法拉利相對比較有競爭力,從歷史上看這是英國和法拉利的結合是比較好的結合。
  李兵:說不定差不多瓦特爾合同到了之后把德國人挖過來。如果瓦特爾這個情況到了法拉利,那就像舒馬赫當年在他拿了冠軍一模一樣了。
  葉飛:我在想瓦特爾過來做老大,阿隆索的位置怎么辦。
  李兵:因為他們最近不是請漢密爾頓喝紅牛了嗎,所以這里面很糾結的。
  王維昕:說到這件事情漢密爾頓喝紅牛,這站比賽剛剛結束之后,最新的消息,是關于韋伯的,韋伯的賽道工程師說我們丟失第二的原因,是因為韋伯慢車阻擋很厲害,一般來講車隊是一樣的觀點,馬特說韋伯你犯錯了。這個事情很糾結。
  李兵:我覺得韋伯在那邊,過的如意,被人穿小鞋也沒有辦法,今年的表現也不太怎么樣。
  李兵:馬爾科在紅牛是一個什么角色
  王維昕:一般是2號人物的角色。
  葉飛:你可以發覺他所有話有的時候非常強硬的,他的這種強硬基本上把霍那的風頭蓋過了。
  李兵:李靖怎么看法拉利車隊現象的情況,有沒有感覺到我說的那種東西?
  李靖:你說阿隆索在韋伯后面,車速也比較快,你的意思是說為什么KERS沒有推開?他說我知道什么時候動手,你不要告訴我什么時候動手。瓦特爾的個性不是非常好斗。
  李兵:這邊有一個車迷在說進站窗口的問題,進站窗口很重要,二線的時候窗口剛出現,三進的時候紅牛復制二進,窗口差了一點。我覺得其實講的基本上是正確的,但是現在的問題就是法拉利如果還老是不主動動腦筋,他已經都被紅牛感覺到你在超我,這個就有問題,我相信紅牛應該專門派人盯,防止法拉利抄。
  王維昕:我們說一般車隊是車手在跑,現在法拉利有一點點我個人覺得不太好了趨勢是阿隆索太強,車隊在很多策略上不敢太冒險,或者太冒險的車隊不敢用在阿隆索身上。我跟你講,話說回來,法拉利能跟紅牛談策略變化,這已經是很大的變化了。
  葉飛:法拉利能夠控制紅牛的戰術已經是比較大的。剛才網友說窗口,實際上最后一停我始終認為韋伯出來的那兩圈是慢的。
  王維昕:我覺得把韋伯放的位置不是很好,前面有印度力量,那兩圈韋伯跑的非常大。
  李兵:我覺得韋伯受到那么大的影響了嗎?
  王維昕:阿隆索換完胎出來的時候韋伯還沒有搞定。
  李兵:但是我不認為有這么大的影響,也許他跟阿隆索爭一爭,其實阿隆索出來也被搞到的。
  王維昕:你的意思是韋伯應該更早一點進站。他可以早也可以晚,但是不要在那一點。
  李兵:我們在討論的時候,很多你只能通過畫面當中表現出來的東西下一個結論,今天比賽當中韋伯受到了慢車阻擋輸給了阿隆索,但是有的時候你不知道車隊為什么選那個時候,韋伯那一票我記得很快,應該是非常快的,也許車隊覺得他正好在慢車前面,這個可能是1到2秒的差距,現在說你說他是一個失誤,也許正常看并沒有失誤。
  王維昕:我始終不明白韋伯為什么超阿隆索揮手
  李兵:有些東西你覺得是車手的問題,其實是車隊的問題,車隊在關鍵時刻要給出指示。今天這場比賽無論如何過程并不激烈,因為漢密爾頓的原因起步沒有起好,當然最主要的是賽道的原因,而且DRS兩個區域沒有開對,因為他在紅線里面。我覺得到第八站出現這樣的比賽,我覺得很給車迷面子了。車迷不要要求太高了。我們今天的談兵論道就到這里,兩周之后英國還是很可以看一看的,這條賽道很漂亮,規則也會發生改變,非常值得期待,今天談兵論道就到這里,非常感謝大家,下一站再見!


(責任編輯:銳速)

------分隔線----------------------------
F1視頻推薦
  • 魅力無窮的F1澳洲站 新人新隊介紹
  • 2011年歐洲站談兵論道賽后分析
  • F1世界冠軍車手與車隊號碼的故事
  • 里卡多嘗試駕駛V8房車 大賽前的特殊放松
  • 2016賽季F1大獎賽回顧
  • F1阿塞拜疆站巴庫街道賽道模擬
  • 回顧F1傳奇車王舒馬赫 2000年日本站為法拉利首奪世界冠軍
  • 梅賽德斯2016款最新賽車W07宣傳片 梅賽德斯雙雄秀氣場